一一垂丹青:在齐太史简

2021-04-02

  关于文天祥的简介:文天祥是南宋暮年的民族强人,名云孙,字宋瑞,江西吉州庐陵人。文天祥是知名的南宋政事家,爱国人士,诗人抗元名臣,民族强人。至元十九年(公元1282年)十仲春初九,在柴市镇定殉难。著有《文山诗集》、《指南录》、《指南后录》、《浩气歌》等。 出寿辰期:1236年6月6日 死亡日期:1283年1月9日 生涯年代:南宋暮年 民族族群:汉族 所立官职:右丞相、少保 所著述品:《文山诗集》、《指南录》、《指南后录》 汗青评判汇总: 宋仪望:公之忠大矣,海隅荒服闻其名犹知钦慕,况过化之区乎!童子怯夫一及当时事怒发竖指,涕洟沾襟,况冠裳之儒乎。 乾隆帝:才德兼优者,上也;其次,则以德贵,而无论其才焉……当宋之亡也,有才如吕文焕、留梦炎、叶李辈,皆背国降元,而死君事、分国难者,皆厚道有德之士人也。然此或出于临时之愤激,一往直前以死殉之,后代犹仰望其丰度。若文天祥,厚道之心不徒出于临时之激,久而弥励,浩然之气,与日月争光。该志士仁人欲伸大义于宇宙者,不以成败利钝动其心。 宋理宗:此天之祥,乃宋之瑞也。 :考语说,“命系庖厨何足惜哉”,此言不妥。岳飞、文天祥、曾静、戴名世、瞿秋白、方志敏、邓演达、杨虎城、闻一多诸辈,以身殉志,不亦伟乎。 文天祥的爱国故事,文天祥的强人事迹 舍生忘死的文天祥 南宋民族强人文天祥,兵败被俘,坐了三年土牢,多次严辞拒绝了仇敌的劝降。一天,元世祖忽必烈亲身来劝降,许以丞相之职,他绝不波动,反而直接了当地说:"唯有以死报国,我一无所求。" 临刑前,监斩官凑近说:"文丞相,你此刻改动主张,不光可免一死,还还是可当丞相。"文天祥怒喝道:"死便死,还说什么鬼话!" 文天祥面向南方慷概殉难了,给众人留下一首撼人心弦的《浩气歌》。 文天祥栽树的故事 文天祥少年工夫,有一次跟父亲到侯城书院去。一进大门,只见对面墙上挂着几幅人物画像。 “这是谁呀?”文天祥指着一幅画像问。 “欧阳修。”父亲脱口而出地答复。 “我读过他的著作!”文天祥津津有味地说,“那篇《酒徒亭记》,写得妙极了!” “这是本朝初期的一位大忠臣,名叫杨邦义,”父亲深思一霎,又指向另一幅画像,“他被金兵俘虏后,含垢忍辱,宁死不降。金国上将张真怒无可如何,只得把谋杀了,还挖出了他的心……” “太惨了!”文天祥眼睛里喷射出怒光。 “这边两幅画像,分辨画的是周必大和胡铨。他们也都是本朝很得民气的人物。”父亲蜜意地先容着,每一言每一语都激烈地撞击着文天祥纯净的精神。 文天祥刻意进修欧阳修的著作品德,周必大的心胸学识,杨邦义、胡铨的气节忠勇,长大了报效国度。为表达这种鸿鹄之志,他立刻从相近的山坡上找来五棵柏树苗,栽在书院门前。前四棵柏树,标记欧阳修、周必大、杨邦义、胡铨,第五棵尾梢入士,兜根朝上,代表己方。自后,这五棵柏树不但全成活了,并且长得十分青翠。 清代知名诗人胡友梅还写过一首《吊侯城书院古柏》的五言古诗呢!怜惜,因为战乱,先后有三棵古柏被大火焚为灰烬。幸存的两棵,现已列为要点爱戴文物,授与人们的凭吊。 我要面向祖国而死 公元1275年,元军入侵南宋。元军在元朝统领伯颜的指挥下,离南宋的都门临安只要30里路。大兵压境,南宋朝廷无计可施,断定求降。伯颜声明,只要南宋的丞相才有资历与他商量。 这时,南宋朝廷的足下丞相都闻讯逃跑了,朝廷只好让文天祥为右丞相,去和伯颜商量。 文天祥见了伯颜后,理直气壮地问:“贵国事要与我邦交好呢,仍旧要灭掉我国?” “咱们不想灭掉宋国!” “既然如许,请你们后撤百里,以表诚心,不然咱们将以死相拼!” 伯颜感触文天祥像是向元朝下寻事书的,就拘留了他,并让其随行职员回去传话说,借使南宋不信服,元军当场就发动冲击。 南宋朝廷在伯颜的要挟下,向元军信服。文天祥得知原形后,痛哭流涕,仰天浩叹。 四年后,文天祥带兵到广东潮阳抗元,全军尽没,文天祥被俘。 元世祖很钦佩文天祥的忠心,把他幽禁在多半的“会同馆”里,每天派人去轮替劝降,但都被文天祥骂走了。元世祖见劝降不可,就把他移送到戎马司衙门,戴上脚镣手铐囚禁起来。在狱中坚苦的境况下,文天祥写下了千古传诵的《浩气歌》,个中留下了千古名句: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赤心照史籍。” 过了几年,元世祖断定亲身劝降文天祥。 文天祥见了元世祖,不愿下跪。元世祖平易近人地奉劝道:“你的忠心,我特地信服。借使你能改动主张,做元朝的臣子,我照旧让你当丞相,怎样样?” 文天祥吝啬地说:“我是宋朝的宰相,怎样能再做元朝的臣子?借使如此,我死了往后,哪尚有脸去主见下的忠臣义士?” 元世祖说:“你不肯做丞相,做个枢密使如何?” 文天祥看了看元世祖,直接了当地说:“我别无他求,只求一死!” 元世祖懂得劝降已没有愿望,就敕令把文天祥正法。 法场上,文天祥面色镇定。他对监斩官说:“我的祖国在南方,我要面临南方而死!”说完,整整衣冠,朝南方拜了几拜,仰天浩叹道,“我事已毕,心无悔矣!” 像竹子一律做人 文天祥小的工夫,父亲教他念书,并且老是爱好在作业除外给他讲少少做人的旨趣,这些旨趣让小文天祥受益匪浅。 一天,父亲和他在书房念书,一陈冷风吹来,窗外的竹叶发出一陈渺小的声响。父敬爱好竹子,是以家里种了很多。小文天祥看着窗外几百棵翠竹,不禁问道:“您为什么如此爱好竹子?” 父亲拉着他走到窗前指着窗外的亭亭玉立、硬朗有节的绿竹对他说:“你想想看,竹子还在没出土的竹笋时就一经有节了,就像人从小就要有节操;而竹子长到了凌云的高度竹竿里仍旧空心的,就像良多人在赢得了特殊的造诣后还是很虚心一律;竹叶也不像另外树叶气象严寒就会凋零,现期近使是冬天还是是青葱的,它有一种刚毅不平的性格。竹子自身也是,你能够将它折断,但却不行让它连续弯曲地保存着,就像人一律宁折褂讪。是以说,竹子自身的组织很有寄义,标记着人的少少优美品德,做人也要如此才行啊!”文天祥听得入了神,也从心底萌发了对竹子的嗜好之情。还将“像竹子一律做人”的话写成条幅,并当成座右铭贴在床头,挂在书桌前,以警示己方。 文天祥从小就受到如此的哺育,是以他暗下刻意:“改日,我不光要为国度管事,造诣一番奇迹,还要做一个顶天立时的大丈夫,奋不顾身。”从尔后念书更用功了,他要像竹子一律,做很杰出而对社会有效的人。 文天祥长大后居然实行了己方的誓言,在元朝队伍侵略宋朝时,他己方招募队伍,抵抗“入侵”。在不幸被俘后,面临厚禄的诱惑不为所动,终末被杀,成为知名的民族强人。而他的壮节高义,也激劝着一代代中华子女。 决不信服的文天祥: 南宋在崖山覆灭后,张弘范向元世祖叨教奈何打点文天祥,元世祖说:「谁家无忠臣?」敕令张弘范对文天祥以礼相待,将文天祥送到多半(今北京),幽禁在会同馆,刻意劝降文天祥。 元世祖起首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梦炎对文天祥现身说法,举办劝降。文天祥一见留梦炎便怒火万丈,留梦炎只好悻悻而去。元世祖又让降元的宋恭帝赵显来劝降。文天祥北跪于地,痛哭流涕,对赵显说:“圣驾请回!”赵显无话可说,怏怏而去。元世祖大怒,于是敕令将文天祥的双手绑缚,戴上木枷。关进戎马司的牢房。文天祥入狱十几天,狱卒才给他松了手缚:又过了半月,才给他褪下木枷。 元朝丞相孛罗亲身开堂鞫讯文天祥。文天祥被押到枢密院大堂,昂然而立,只是对孛罗行了一个拱手礼。孛罗喝令足下强制文天祥下跪。文天祥戮力挣扎,坐在地上,永远不愿屈膝。孛罗问文天祥:“你此刻尚有甚么话可说?”文天祥答复:“宇宙事有兴有衰。国亡受戮,历代皆有。我为宋尽忠,只愿早死!”孛罗暴跳如雷,说:“你要死?我偏不让你死。我要关押你!”文天祥绝不恐怕,说:“我愿为公理而死,关押我也不怕!”从此,文天祥在监仓中渡过了三年。在狱中,他曾收到女儿柳娘的来信,得知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在宫中为奴,过着阶下囚般的生涯。文天祥深知女儿的来信是元廷的表示:只消信服,家人即可重逢。然而,文天祥虽然痛澈心脾,却不肯因妻子和女儿而遗失气节。他在写给己方妹妹的信中说:“收柳女信,痛割肠胃。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?但今日事到这里,于义当死,乃是命也。如何?如何!……可令柳女、环女做善人,爹爹管不得。泪下呜咽呜咽。” 狱中的生涯很苦,然而文天祥强忍疾苦,写出了不少诗篇。《指南后录》第三卷、《浩气歌》等气壮江山的不朽名作都是在狱中写出的。 文天祥写的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赤心照史籍”诗句全文: 过独立洋 辛劳遭遇起已经,战争稀疏边际星。 江山决裂风飘絮,出身浮沉雨打萍。 惊恐滩头说惊恐,独立洋里叹独立。 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赤心照史籍。 扩展阅读:“宋亡三杰”都有谁 张世杰、文天祥、陆秀夫被称为“宋亡三杰”。 张世杰:宋末抗元名将,民族强人。太傅,枢密副使,封越国公。先后拥立南宋二帝,誓不降元,最终兵败崖山海战,因飓风毁船,淹死于平章山下。 陆秀夫:字君实,一字宴翁,别名东江,楚州盐城长建里人。。南宋左丞相,抗元名臣。崖山海战兵败,背着卫王赵昺赴海而死。时年四十四岁。 扩展阅读:文天祥浩气歌 六合有浩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 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时穷节乃见,逐一垂图画: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. 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;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,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; 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;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吝啬吞胡羯, 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分裂。是气所磅礴,凛然万古存。当其贯日月,存亡安足论! 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磋余遘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 楚囚缨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甘如馅,求之不行得。阴房冥磷火,春院閟入夜。 牛骥统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一旦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。如许再寒暑,百沴自辟易。 哀哉沮洳场,为我高兴国。岂有他谬巧,阴阳不行贼!顾此耿耿在,仰视浮云白。 悠悠我心忧,青天曷有极!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昔。风檐展书读,古道照色彩。 扩展阅读:文天祥的名言 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赤心照史籍。 江山决裂风飘絮,出身浮沉雨打萍。 高山流水,非知音不行听 男儿千年志,吾生未有涯 燕子楼中,又挨过、几番秋色?相思处、青年如梦,乘鸾仙阙。